业界新闻

白马顺丰跌停搅局者极兔被罚 快递行业内卷加速

作者:ZNS  点击次数:738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13

2010年,一名顺丰小哥在送快递时发了飙:“我一个月工资一万五,会为了你这2000块礼品丢这个饭碗吗?!”

彼时,由于热搜还没诞生,这件事未能瞬间冲上热搜榜头名,也取得了在当时同样等级的热度成就:火速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。很快,顺丰官方也做出了回应:部分优秀的快递员确实能拿到这个数,甚至更高。

在此后的10年间,顺丰出现在新闻标题、内容里,几乎大多数时候都是伴随着正向消息,不是业绩大涨,就是股票高升,还有远瞻未来的数字化战略,几乎除了电商屡战屡败之外,顺丰的路可以说是一帆风顺,即便阿里“拉帮结派”成立了菜鸟网络,“三通一达”之间价格战如火如荼,京东自建物流气势如虹,顺丰始终是那个行业一哥,所有其他玩家再优秀,也只能望其项背。

因此,当顺丰爆出Q1预计亏损9—11亿元时,几乎所有人都表示难以相信。要知道,2020年同期,顺丰在疫情之下盈利9.07亿元,一年之前,从盈利9个亿到巨亏11个亿,差了将近20亿。

如果把另一件事与此结合在一起看,就会显得有意思的多。

公认为物流快递业的“搅局者”极兔速递,近年来上蹿下跳,快速搅动了整个快递行业的市场格局,几乎在一夜之间发货量就超过了2000万单,要知道,“三通一达”花了10年时间才达到这个量级。不过,横冲直闯的极兔速递几乎和顺丰同一时间进入了尴尬境地:先是被义乌邮政管理局整治,停运部分分拨中心,紧接着被最大的“盟友”拼多多单方面宣布“割席断交”,拼多多宣布与极兔并无特殊合作、无投资关系,同时给予极兔提高业务合作保证金等处罚。

一周内,行业一哥和搅局者相继“出事”,一时间,将快递行业内从未停止的战争突然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。

01 天降大雷,白马失前蹄

不知道在财报出来的前两天,以390亿美元的身价登上了中国富豪榜第5名的王卫,当时是怎样的心情,彼时的他必然已经知道,顺丰即将交出自上市以来的第一份亏损财报。

不知道他是否预料到,在这份财报发布后,顺丰的业绩爆雷即将引发数天的“余震”。眼下,顺丰控股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,相比今年初的历史高点,已经蒸发2000多亿,接近腰斩。

经过思考,他公开道歉,顺丰也针对亏损原因,列出了五个理由:

1、新业务的前置投入;

2、疫情后业务量增长导致的产能瓶颈;

3、转型期存在的资源重叠投放现象;

4、创历史新高的员工补贴;

5、时效件高基数造成增速影响,竞争对手春节期间不打烊造成需求分流,同时下沉市场的电商需求增长导致毛利承压。

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五条,那就是快递行业作为少有的没有被疫情黑天鹅阻击,业绩反受其影响而大增,如今黑天鹅效应终于波及,一边是员工成本支出的增长,一边是开拓新业务场景的投入,与此同时,行业内部竞争变量加剧。

罕见白马爆出了罕见的亏损,分析师们大体给予了宽容态度。“短期业绩虽承压,但将逐步迎来产能利用率爬坡和管理提升。”安信证券交运分析团队的此番说辞代表了多数分析师的看法。但此后顺丰股价的一路跌停也反应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资本市场对于顺丰的翻身仗赢面并非全部看好。

“王卫最大的敌人,不是UPS,不是EMS,其实是他自己。因为他太能干了。顺丰的战略基本不会出大问题,只要王卫自己不糊涂,出问题一定在局部和细节。”一位接近王卫的顺丰高管如此说道。

现在,王卫的敌人或许是时代。

快手VP何华锋的观点能说明一些问题。他认为,顺丰诞生于图文时代,这么多快递公司蓬勃发展,顺丰是第一名。可是,这几年视频时代到来,交易的边界大大扩展了,市场大了许多,或者网络大了许多。但对新出来的交易,如直播电商,顺丰有些手足无措,而极兔无比快速的成长,其他快递公司成长也不少。

这是更大的世界,更大的网络。顺丰必须加大投入,重新创业。所以亏损是好的,说明顺丰CEO王卫有足够的勇气去挑战。而不是在乎股民的看法。事实上,视频时代的大网络是全球性的,顺丰不仅应该参与内循环的竞争,还应该在外循环加大投入。因为未来中国的出口会有一半是跨境电商。要知道,系统工程有一个重要的原理:局部最优不等于全局最优。

事实上,一个不可忽视的现状是,顺丰如果没有了电商场景的加持,其业绩一定会越来越下挫。电商创业的路,顺丰已经探了几十次,全部以失败告终,而对手已经开启了价格战2.0。

02 内卷陷阱

当最能赚钱的民营快递企业在盈利上栽了跟头后,快递行业当下的非理性竞争,似乎正拖累着行业前进的步伐,也让民营快递企业在跨向未来业态时,进入了竞争内卷陷阱。

在很多人眼里,极兔速递是这内卷最主要的罪魁祸首。其最近的受罚是最好的说明,极兔此次被责令整改的主要原因是“低价倾销”。有网点反映,义乌批量发货价已降到1块钱左右,对于成本价在1.3元左右的总部来说,牺牲全网的派费在支撑义乌的份额。

和极兔同时被罚的还有百世,不同于极兔业绩上的高歌猛进,百世在快递行业版图上则是可能即将被“末尾淘汰”的那一位。

以价换量,不断降低价格是他们抢占市场份额的主要手段。百世还能烧多久,没人知道,但是如果不加管制,极兔还能烧很久。就在最近,极兔再次获得18亿美元融资增持,但有多人乐意看到这只兔子的搅局,着实是个未知数。

经过多轮洗牌,国内快递行业逐渐形成顺丰、京东、通达系相互竞争的格局。本以为这一局面将一直持续下去,未曾想,在疫情影响的2020年里,快递行业却迎来新的“搅局者”极兔,随即而来的则是价格战2.0。

多位分析师认为,2021年快递行业无可避免会进入价格战2.0。

顺丰控股历史性跌停引发关注的同时,快递市场上其他几位头部玩家在股市的表现也同样不好。圆通、申通、韵达早已跌幅惊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顺丰是第一个预告第一季度业绩的玩家,其余几家即将披露的财报会如何,没多少人看好。

因为谁都能预料到,价格战而爆发的恶果还在持续:快递的劳动力成本每年上涨,油价在高位,但快递价格却逐渐降低,完全和经济规律背道而驰。

回过头再来看顺丰的此次业绩“暴雷”,炸出的是行业困境。而资本的内卷和行业的内卷,终点在哪,还尚未可知。

关闭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